147小说 > 穿越 > 明末不求生 > 第二十二章 始兴王

第二十二章 始兴王

原来小团体依旧是小团体,陈永福恍然大悟,姜瓖并不是在为自己拉拢拼凑一个新的小团体,而是在为田见秀做说客罢了。

这位前明的大同总兵,现在能够放下身段,为一位他过去从来都瞧不起的农民军“贼将”,这样卖力地拉拢诸将,却不知道是几分真心,几分虚情?

只是当陈永福想到雁门之战以后,姜瓖一家满门数十口遭到屠戮的惨剧,他又突然觉得,此?#35828;?#22914;此作态,或许真是因为姜瓖下定决心为大顺效忠了吧?

不同于长期驻扎在边关一带的姜瓖,陈永福一直都在河南内地率军作战。

很长一?#38382;?#38388;里,陈永福所部是没有?#35009;?#22266;定驻地的。他甚至比当时的大顺军更像“流寇”,总是从一处跑到另一处,多少个月下来,几乎跑遍了整个河南省,看遍了整个中原的涂炭惨象。

人吃?#35828;?#25925;事,陈永福见得很多。

他知道中原?#27704;?#21040;极点是?#35009;?#26679;的景状,他也见识过了太多全家甚至是全村死绝的悲剧。

陈永福一直以为见识过这些光景的自己,心已经够硬了。但是这时候,陈永福却因为大同惨变的事情,?#36234;?#29910;多出了几分理解?#23567;?/p>

他心中不觉感叹一句,人事多艰,天下事总不能求之万全,甚至连求一个心安理得、无愧于心都是千难万难。

能够求得一?#32844;?#20998;的,无愧于当下,也是极难了。

陈永福默默看着在同一张桌上饮酒的诸将,心?#20852;?#24819;的是,一个人能够完成自己能力?#27573;?#20869;做得到的事情,就已经足够了,他不能强求别人太多的真情实?#23567;?#21482;要姜瓖能够完成他大顺军开国伯爵和制将军的职责,何必追问其本心?

夜色更深了,陈永福觉得自己醉了许多。又等了一会儿,直到陈永福觉得气氛合适的时候,他才向姜瓖顿首拜别,由宫中的几位侍从护卫着离开——陈永福想找时间去?#23648;?#26469;亨谈?#31119;?#35848;谈在皇太极二十万大军的压力之下,自己究竟能做些?#35009;矗?#21448;能做到?#35009;?#26679;的地步,李来亨又希望自己能够做到?#35009;?#26679;的地步。

陈永福他呀,只是一个凡人,那么也就和姜瓖没有?#35009;?#20998;别吧。

陈永福这样想着离开,姜瓖则是在慢慢向白广恩、左光先?#28909;?#20840;部暗示完了田见秀的善意以后,才自信满满地前往泽侯府上拜访。

大同惨变的心痛是真实的,姜瓖心中的悲痛,就好像他被老部下刘迁算计时的愤恨一样真实。

他为田见秀?#34987;?#25289;拢诸将的心思,也是同样的真实。

姜瓖要复仇,也想要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功名利禄——至少在姜瓖的心中,这些东西不是互相矛盾的,而恰恰是相互呼应的。

不过泽侯府上,除了姜瓖以外,田见秀另外还有其他更为重要?#30446;?#20154;。这其中,最位高权重的一位,当然就是现在以平章政事衔领天佑殿大学士的大顺开国第一相牛金星牛启东了。

启翁今夜饮酒不多,不过他倒不是因为像田见秀那样自奉俭朴,而是因为牛金星好茶却不好酒。

如今牛启东的吃穿用度,已经不下于明朝朝廷督抚一级的大员。他受李自成信重的地步,虽然因为秦党的兴盛而?#20852;?#20943;少,但作为大顺事实上的?#32769;啵?#26435;力依旧很大,门下也颇招揽了一批明朝的旧臣。

大顺除了水泼不进的湖广以外,整个文官体系,约莫还是有一半处在牛金星门生故吏?#30446;?#21046;之下。

?#21543;?#26102;昌的信已经送去甘肃了。”

牛金星敲着桌子,表露出了他心中强烈的焦急感来。让李双喜身边的谋主邵时昌给党守素写信,这是牛金星的主意,李双喜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封信件的内容是?#35009;礎?/p>

田见秀则?#34892;?#29369;豫,他?#23648;?#36807;关系不错,两?#35828;?#24213;是十多年的交情,在田见秀的心中,其实大顺江山本来就是李氏的东西,与自己有?#35009;?#20851;系?现在在背后做这些事情,实在颇有一些小?#35828;?#24847;味存在。

牛金星则断言道:“双喜……义侯被陛下下令改回本姓,这件事情事前陛下甚至未同我知会过一声!所谓平章政事的宰相之名,到底是虚衔罢了!”

田见秀闭上眼睛,长叹道:“以双喜现在的功绩,本来是够不上封侯的。陛下将双喜封为义侯,已经是特别的恩典荣宠。而且义之一字,启翁也该知道,寓意极好。”

“寓意寓意,问题就在这个义字上面。同样是义子,陛下怎么不让李来亨还于本宗呢?何况李来亨这样年轻,年龄比义侯还要小啊!还不是同样封侯?李过已经封了荆侯,李来亨又封随侯,那么李过百年以后,谁来袭承李过的荆侯爵位?陛下这样的布置,究竟是?#35009;?#24847;思?难不成是不要李来亨去袭承李过的爵位,而要李来亨另外去继承别的东西吗!”

牛金星一连数问,显而易见是对开国大礼?#20384;?#33258;成的封爵安排特别不满。李双喜——现在应该称他为张鼐了,张鼐被要求改回本宗本姓的一事,?#38376;?#37329;星产生了不小的危机?#23567;?/p>

田见秀则?#34892;?#26080;?#21361;骸?#36817;来前线探骑?#31361;?#20891;情,说是雁门关和宁武关一线,虏军活动频繁,有大量调兵的动向。我现在特别担心虏军会趁我们筹办开国大礼之余,发起突然袭击,雁门之战我亲自见识过虏骑的厉害,虽然现在有陛下亲提大军在这里,只是万一……万一前线?#20852;?#19981;测,启翁你空谈这些事情,又于天下之事有?#35009;?#30410;处呢!”

“泽侯啊,这不是我多心多?#24688;?#32780;实在是李过?#23648;?#26469;亨咄咄逼人,父子封侯,两个权将军,就算我不为义侯考虑,我?#24808;?#20026;陛下考虑,难不成要我坐视南朝的陈蒨之事?”

陈蒨就是南北朝时南陈的陈文帝,他并非陈武帝陈霸先的子嗣,而是陈霸先之弟始兴昭烈王陈道谭的长子。南梁末年时,陈霸先率兵讨伐侯景、入主江东,他的亲子陈昌?#28909;?#21017;跟随梁元帝留在荆州,结果为北周俘虏。

当陈霸?#20154;?#26102;,亲子不在左右,这才让侄子陈蒨继位成为了陈文帝。而陈蒨死后,他所立的皇太子陈伯宗又被自己的弟弟安成王陈顼篡位。

牛金星此言,已经是直指李过?#23648;?#26469;亨有不臣之心,将他们比作了南陈的始兴王一家。若不是田见秀近来听身边的文士讲史,还没有留心到南朝陈的这一段往事,他听到启翁这样直斥李过,肯定是会勃然大怒的。

田见秀本心是并不希望大顺军内部发生?#35009;?#30683;盾,他按住牛金星的手,?#24050;?#36947;:

“双喜对于被封义侯这件事情特别高兴,这个孩子的性情如何,启翁您也是十分清楚。邵时昌的信送去党守素那里也就罢了,今后总不要太多和双喜谈这件事下面隐藏的种种道理www.xvspo.club。”

牛金星扶额叹息:“泽侯啊泽侯,义侯是多大的一个人了!他在战场上英勇非凡,你怎么能将他视作一个婴孩呢!即便是一个婴孩,他是陛下的义子,陛下自己又没有子嗣,这个婴孩还是泽侯的女婿,这样的关系,岂有善了,弄不好我们都要有李?#22815;?#29356;之叹!”

秦朝的丞相李斯遭到赵高陷害,跟他的次子一同被押解时感叹,“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

但这是亡秦的故事,田见秀听到立即就皱起了眉头。他难得用强硬的语气?#20826;?#35828;:

“大顺新基刚刚奠定,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启翁,你真的?#34892;?#20110;此,不如和宋军师说说另外一件事。最近陛下和我谈过,他有意让双喜到地方上做一个节度使。地方上的节度使总比不上统领中营亲军好,启翁?#34892;模?#23601;让宋军师去说说话,想方设法让双喜留在中营里面更好。”

田见秀提到宋献策,牛金星就更感无?#21361;?/p>

“宋献策的确是我的老朋友,可他从来不参与咱们的事情。而且自从他去?#35828;?#24030;见过李来亨一趟以后,在陛下面前就整?#36213;?#35828;李来亨的?#27809;埃?#35201;让他给义侯说事情,也很困难……不过你说得对,让义侯继续留在中营亲军里面,?#28909;?#20570;一个节度使好得多。”

田见秀点点头:

“虏军一定没有多长的时间?#31361;?#21335;下,双喜骁勇善战,中营?#20852;?#22312;,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一分。这一战或许会比咱们在新安打败孙传庭的那一战规模更大,双喜立功的机会还很多。”

北极探险援彩金
宁夏体彩11选五开奖查询 最牛二尾中特discuz 闲来贵州麻将群微信号 彩吧3d图谜第二版 浙江6+1奖池还有多少钱 网赚app排行榜 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 500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百度 新捕鱼街机捕鱼2017 网络棋牌? 重庆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四人单机麻将全集 万得股票开户 喜迎棋牌官网手机版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nba比分直播及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