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特战之王 > 第二十五章:灵台血雨

第二十五章:灵台血雨

皇甫飞羽无法理解十三重楼的含义,但其实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

十三把精致而完美的小剑将李天澜环绕在中心,剑光闪闪烁烁,剑意起起伏伏,有生以来,这完全是皇甫飞羽见到过的最完美的剑阵,也是最不可思议的剑阵。

它是如?#35828;?#32431;粹,纯粹的就是一个整体。

严格来说,李天澜站在剑阵中,并?#30343;?#36825;座剑阵的一部分,而是这座剑阵自主环绕的目标,这所谓的十三重楼,完全没有人为操控的迹象,自然而然,浑然天成。

“十三重楼...”

皇甫飞羽喃喃自语着:“十三重楼...”

他担任北海军团次长将近三十年的时间,?#28216;?#24807;怕过什么,可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剑阵,面对这样的李天?#21073;?#20182;的内心却第一次体会到了真正?#30446;?#24807;,甚至是绝望。

这座剑阵与李天澜融合的如此完美,根本没?#37034;?#28857;破绽,也没有任何弱点。

“十三重楼,到底是什么?#20426;?/p>

他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李天澜没有回答。

他其实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十三重楼?#20999;?#36757;锋,是剑道,是剑阵,是绝学。

它什么都是,也什么都?#30343;恰?/p>

这是至高无上的力量,某种意义?#20384;?#35828;,就是曾经那位天骄的一?#23567;?/p>

剑光在他周围缭绕,不同的剑气在交织蔓延,分裂的轩辕锋以近乎炫耀的姿态努力展现着十三重楼的一?#23567;?/p>

李天澜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双眼一片寂静,无比冰冷。

无论十三重楼是什么,此时此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东西。

李天澜伸出手。

十三重楼缓缓转动,一抹温暖的流光自动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一把精致到极点的小剑,仅仅?#31181;?#22823;小的剑身在缓缓旋转着,但雕刻的纹路却异常的清晰,剑柄,剑锋,每一条流线都都森然而锋锐,细微的光芒在剑身上流淌,带着落日余晖般的颜色。

两个清秀却锋利的小字雕刻在剑身上。

这或许是一?#38382;?#20110;曾经的故事,而此时此刻,这?#30343;?#19968;个名字。

这把剑的名字。

此剑,名为天光。

天光无?#20219;?#39034;的落在李天澜手里。

李天澜?#31181;?#36731;弹。

刹那之间,无比耀眼的光芒在他手中爆发出来,天光的剑身开始拉长,带着天地间最为绚烂的色彩不?#20185;?#39640;,无穷无尽的剑气以李天澜为中心缓缓旋转。

皇甫飞羽放弃了内心最后的一丝侥幸。

李天澜的一举一动都很慢。

但这一举一动,都是属于他的态度。

他不会妥协。

皇甫家族,只能死战!

所有的不安忐忑无力和绝望被他生生压制下去。

他身边左右两侧的恶魔同时向前一步。

皇甫飞羽举起了?#32456;疲?#22768;嘶力竭的怒吼起来:“名将,杀!!!”

汹涌的光幕在怒吼响彻天空的瞬间亮了起来。

风雨凌乱。

阴沉的天空却一瞬间变?#26790;?#27604;明亮。

灵台山上到处都是飞射的寒芒,那是一道又一道的剑光。

无数的身影从山间各个角落里冲出来,剑光飞射,?#24050;?#19982;惊雷同时翻腾,大片的光影占据着灵台山的每一个角落。

大片的人影。

无数道剑光,同一时间冲向了李天澜。

天光剑已经变?#38378;?#19968;把剑锋将近两米长的细剑。

无数的光影闪烁中,天光的光彩愈发闪耀,那是落日般的色彩,整片天地在这一抹光彩的映衬下都变得一片昏黄。

李天澜握住了剑柄。

天光在手。

其余十二把剑同时一震!

李天澜消失在了原地。

昏黄的光芒在他消失的方向一路蔓延上去,不过刹那,李天澜直?#28044;缭?#20102;上百米的距离,出现在了人群里。

他没有去管皇甫飞羽,甚至没有在意两名恶魔。

这一瞬间,周围的天空似乎彻底寂静下来,只有暖黄色的天光?#38378;?#21807;一生动的剑光。

那道剑光撕裂了所有的?#34987;?#22312;人群里闪耀了一瞬。

李天澜的身影一闪而逝。

大片的鲜血陡然之间爆发出来,?#31454;?#20102;周围的草木,与冰冷的雨水凝结。

天光不?#20185;?#32768;。

十二把剑在李天澜周围不断变幻着位置,整座剑阵疯狂旋转,大片的鲜血还未落地,李天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方向,将近两米的剑锋扫过山林,粗壮的树木,坚固的巨石,强壮的身体,剑锋一路所过,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之间被直接斩碎。

整座灵台山一瞬间变?#38378;?#30495;正的炼狱,只有李天澜的身影在不?#20185;?#28865;着。

皇甫飞羽终于回过神来。

周围的一切并没?#24515;?#28382;。

?#30343;?#22240;为李天澜快,太快。

那种不可思议的

速度给了所有人一种天地都完全凝固的错觉,剑锋一路所过,皇甫家族最强大的精锐部队名将在剑锋之下完全就是一堆杂草。

“集合!”

皇甫飞羽洪亮的声音在灵台山上响了起来,同一时间,两名恶魔开始全速冲锋。

名将部队散落在灵台山上,组?#38378;?#19968;片遍布山野的剑阵,剑阵一动,冲天的剑光完全可以覆盖灵台山的每个角落,只不过现在的李天澜实在太快,快的让名将部队的精锐根本无从?#20174;Γ?#36825;样的情况下,只能集合。

皇甫飞羽?#33485;?#21069;冲。

只要两名恶魔可以拖住李天澜一段时间。

十秒,甚至五六秒的时间,名将部队完成集合,他就可以以自己为剑阵的核心,借用整个名将部队所有的剑意,与李天澜倾力一战!

所有的名将精锐开始后?#24605;?#21512;。

鲜血从空中飘落下来。

双眼已经是一片通红的李天澜猛然松手放开了天光。

十三把剑在他周身疯狂转动,天光一瞬间出现在了最合适的方位。

李天澜的?#32456;?#29467;然覆盖到了剑阵上,狠狠一抓。

“咔嚓...”

清脆的声响中,十三把精致的小剑陡然?#19981;?#22312;了一起,七?#21490;壮?#30340;光芒在他周身爆发出来,巨大的轩辕锋又一次出现在了李天澜手里。

李天澜的身影出现在?#28865;?#31354;。

所有的名将精锐还在后撤。

漆黑的巨剑在高空中劈碎了空间,李天澜双手持剑,一剑狠狠劈了下去。

“轰!”

大片?#30446;?#38388;爆碎,声?#19997;?#26292;如雷,整座灵台山似乎都狠狠震动了一瞬。

战场中间出现了一片肉眼可见的气浪。

透明的气浪卷过战场,破碎的树干,碎裂的巨石,纷乱的树叶,流淌的鲜血,翻飞的泥土,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剑之下完全飞了起来。

轩辕锋凝固在空中,无比威严。

透明的气浪扫过了名将部队。

无数长剑出鞘的声音响了起来。

?#22238;?#30340;惨叫声中,雪亮的长剑陡然摆脱了名将精锐?#30446;?#21046;冲上了天空,同时削断了他的手臂。

不断有剑光飞起来,具体到每一个人,每一把剑。

名将部队所佩戴的所有长剑都冲上了天空,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翻涌的气?#27515;?#25955;到了百米的范围,又冲了会来。

气浪不断震动,最终变?#38378;?#19968;片近百米的领域。

无数把剑在空中狂乱的舞动着, 带着破碎的树干和巨石,将名将部队所有人都困在了里面。

李天澜站在高空,看着这一切,他的眼睛?#39556;?#30340;没?#37034;?#28857;情绪。

这一刻,他的下方百米,全部都?#20999;?#36757;锋的领域。

这片领域内的名将部队,连剑都没有,还能做什么?

“不要!!!”

皇甫飞羽怒急的声音传过来,浩浩荡荡。

李天澜笑的无比狰狞。

不要?

恶魔军团在东欧屠杀雪舞军团的时候,没人说不要。

恶魔军团跟罗斯柴尔德站在一起想要杀他的时候,没人说不要。

北海军团和恶魔军团企图兑子的时候,没人说不要。

东城如是当初拔剑的时候,也没人说不要。

植物人啊..

植物人...能不能说不要?

李天澜在空中迈了一?#21073;?#19968;把握住了轩辕锋。

漆黑的轩辕锋彻底变形。

巨大的剑身开始变得纤细,变得修长。

七彩的光芒完全收敛起来,散发着死亡味道的漆黑不?#19979;?#24310;。

李天澜手中出现了一把长达将近五米的长枪!

长枪的枪尖在变形。

两侧的月牙刃伸展了出来,近五米的长枪变?#38378;?#19968;杆无比狰狞的方天画戟。

“手下留情!”

皇甫飞羽狂怒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哀求。

李天澜的脸上没?#37034;?#28857;表情,他一手握住了方天画戟,一步卖出去,下?#24187;?#30452;接出现在了人群里。

长达五米的方天画戟在人群中带着无比凶狂的杀意扫?#38378;?#19968;个浑然天成的圆形。

这一瞬间,?#36335;?#20840;世界都是红色的。

那是血的色彩,如此浓烈,如此凄艳。

大片的残尸与鲜血不断的溅射在灵台山上。

乌黑的方天画戟带着凄厉的音啸声纵横呼啸,那是没有一丝理智?#30446;?#26292;与霸道,没有任何人能够接住李天澜的一戟,乌黑的方天画戟呼啸劈斩,燃火?#24120;?#24778;雷?#24120;?#24778;雷境巅峰,名将所有的高手在那道黑色的光芒中都被直接劈碎?#38378;?#19968;地的血肉。

李天澜完全疯了,鲜血?#23665;?#20986;来,残缺的尸体倒在脚下,尸体在堆积,他内心的怒气没有丝毫发泄,反而变?#38378;?#19968;种让他恨不得杀光所有?#35828;?#25150;气。

杀杀杀杀杀!

所有人都该死。

轩辕锋的领域呼啸动荡。

漆黑的方天画戟不断横扫。

整片战场都安静下来,只有方天画戟的破空声不停的响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天澜才缓缓安静下来。

轩辕锋的领域已经完全消失。

名将部队的所有人都已经不复存在,在他周围到处都是大片模糊的血肉,四肢,内脏,?#20223;?#21040;处都是,目之所及,已经完全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只有他自己站在那,面对着虚无,不停的?#28216;?#30528;手里的武器。

皇甫飞羽与两名恶魔已经?#23545;?#30340;冲了过来。

这位北海的第?#24187;?#23558;此时英俊的脸庞上满是不加掩饰的绝望。

李天澜面无表情的歪了歪头。

他的眼神落在了两名恶魔身上。

方天画戟拖在地上。

他向前走了一步。

所有的场景疯狂的倒退。

刺耳的音啸声中,方天画戟已经直接出现在了其中?#24187;?#24694;魔的?#33539;ァ?/p>

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与霸道,乌黑的方天画戟直接砸了下去。

“砰!”

乌黑的方天画戟直接劈落了对方的一支手臂。

黑色的光芒再次闪烁,另一条手臂也飞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似哭似笑的怒吼声中,李天澜压抑在内心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彻底释放出来,巨大的方天画戟疯狂的舞动着,每一次砸在恶魔的身上都带起了大片的火星,所有的身体零件在狂暴的进攻中全部飞了出来,鲜血,碎骨,被植入体内的合金金属一块一块的飞了出来,然后被生生砸碎,轩辕锋亮起了一片又一片的强光,强烈的光芒将恶魔直接笼罩起来。

火焰在恶魔的身躯上燃烧,猩红色的光芒已经凝聚到了极限,但在轩辕锋的强光笼罩下,竟然无法发生爆炸,无数的红色光芒被轩辕锋一点一点的吸?#25112;?#21435;。

恶魔倒下去。

然后是最后?#24187;?#24694;魔。

轩辕锋已经从方天画戟变?#38378;?#26080;比威严的巨剑。

巨剑在疯狂的劈杀,周围?#30446;?#38388;不断的暴烈,红色的光芒在恶魔眼里不断流?#39318;牛?#21448;被轩辕锋吸?#25112;?#21435;,漆黑的剑刃上,日月星辰与山川湖海都在发光,暗淡的光芒在剑锋上闪耀着,带着一种难以?#26434;?#30340;魔性。

www.147xs.com

恶魔军团最有威慑力的自爆在轩辕锋面前变得再无半点威胁。

?#24187;?#21448;?#24187;?#30340;恶魔被剑锋斩碎,爆炸性的力量被剑锋吸?#25112;?#21435;,整个轩辕锋似乎又有了重新活过来的迹象。

“啪!!”

清脆的声音中,剑锋斩碎了最后?#24187;?#24694;魔的头骨,落在了土地里。

灵台山上风雨依旧。

冰冷的雨落在了李天澜身上。

那片如同野火的杀意在雨水的浇灌下一点点的降温。

李天澜微微转头。

视线中是一脸?#37326;?#30340;皇甫飞羽。

刚才狂乱的爆发中,他与李天澜对了一剑,充沛的剑意几乎是一瞬间摧毁了皇甫飞羽身为半步无敌境高手的防御,将他一剑重伤。

但他还活着。

李天澜看着周围的一?#23567;?/p>

名将辈出的秋水?#39318;?#23478;族,名将部队全军覆没。

三名恶魔全部陨落。

皇甫飞羽重伤。

这个城市,这座山,已经没有他的敌人。

李天澜看了皇甫飞羽一眼,狂乱的杀意还未消散,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那是充分的兴奋与发泄之后的颤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20426;?/p>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皇甫飞羽死死?#30446;?#30528;李天?#21073;骸?#20174;今往后,皇甫家族与你不死不休!北海行省与你不死不休!”

他勉强站了起来,似乎还要出剑。

李天澜的身影闪烁了下,直接出现在了他身边。

这一次他不曾用剑,而是一掌直接落在了皇甫飞羽的?#33539;ァ?/p>

“轰!”

沉闷的轰鸣声中, 皇甫飞羽周围近二十米的土地轰然一震。

骨骼碎裂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响了起来。

皇甫飞羽的双眼,耳朵,嘴角,?#24378;祝?#27985;身上下都爆出了一片血雾。

他的身体直接被李天澜一掌按进了土地里,浑身都在抽搐着。

“这滋味好受吗?#20426;?/p>

李天澜低着头,看着皇甫飞羽:“你也尝试一下做个植物?#35828;?#24863;觉,好不好?#20426;?/p>

皇甫飞羽没有说话,他的嘴里满是血沫,一双暗淡的眼睛死死?#30446;?#30528;李天澜。

李天澜抬起头看着周围混乱的树林。

灵犀阁内。

巨大的?#32842;?#19978;,李天澜看过来,就像是在看着皇甫家族的每一个人。

皇甫家族每一个?#35828;牧成?#37117;异常难看,大厅里安静的近乎死寂。

李天澜的声音从?#32842;?#37324;传了过来:“秋水皇甫...还有谁要拦我?#20426;?/p>

大厅里自然无人能够回应李天澜。

但树林中,却有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还有我。”

北极探险援彩金